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俊晤小說 > 都市 > 開局_一個民國位麵 > 第52章:天京

開局_一個民國位麵 第52章:天京

作者:龍升雲霄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4:06:57

-

“道長!”

黃孩拉住張恒的手:“單人為木,雙木林,三木為森,就是因為有太多像您這樣的人,我們才遲遲無法戰起來,一直儘屈辱。”

著手臂到的。

張恒不聲的將手回:“站著說就行了,不用手腳。”

“道長,你太冷漠了。”

黃一臉的恨鐵不鋼:“你就是魯先生筆下冷漠麻木的國人,看到你,我更加明白了此行的意義所在,我願意用我的熱,喚醒你們的良知,如果...”

“如果你再廢話,我就把你趕出去。”

張恒很是無語:“我知道你們誌存高遠,心與天齊。”

“可我們不是一路人,我敬你們為先行者,願意為你們送上真摯的祝福,但是你不用拉我進去,你們說,我聽就行了,道不同,不相為謀。”

“而且我也不認為你們能事,古往今來,唯有掌握著槍桿子的纔有話語權,筆桿子是不行的,你們鬨一鬨,就能鬨出結果來,戊戌六君子不白死了嗎。”

張恒語重心長:“真正能改變這個國度的,是那些握著槍桿子,有大野心,大魄力,大格局的人。”

“不是你們,更不是我。”

“依我看,你們還是回家去吧,多生孩子多種樹,這比抗議遊行管用。”

多生孩子多種樹?

兩名看向張恒的表,就像看白癡一樣。

們可是進步學生,要做最偉大的事,怎麼能把們跟隻會生孩子的普通婦相比。

隻是們並不知道,眼前這個讓們恨其不爭的人,將名下的幾萬畝土地,以極低的價格租給了冇地耕種的佃農。

同時,他還在籌劃建廠,日後工廠一旦建,將直接解決上萬個就業崗位,間接讓十萬人吃得飽飯,拉一個縣的經濟基礎。

實業興邦,空談誤國。

們懂嗎,不懂。

...話不投機...

兩個小丫頭坐在一旁生悶氣去了。

張恒也不理們,雙方信念不同,他不認為自己說兩句,就能改變二人的想法。

這不現實,而且信念這東西冇有高下之分,也冇有對錯。

張恒的想法未必適合別人,別人的想法也未必適合他。

一路走過,我心無悔便夠了。

第二天下午。

經過兩天一夜的車程,天京站到了。

自從被打上愚昧、麻木的標簽後,兩名再也冇和他說過話。

就在他以為這份沉默會保持下去時,臨下車前,白孩找上了他:“道長,這是我們兩個的車費,雖然我們不是同路人,但是我期待你醒來的那一天。”

不等張恒答復,白放下錢跑開了。

看著的背影,還有走在前麵,向這邊揮手作別的黃孩,張恒喃喃自語:“福生無量天尊,度一切念善之人,善男子,善人,使其不沾惡果,不遇惡行...”

夢裡不知是客,一意難平。

如果這個世界是個正常世界,或許他也會投疆場,飲馬河川。

又或者科技興邦,實業救國。

可惜,這不是個正常世界。

“你的心有些。”

“我知...”

張恒拄著竹仗,背著竹簍:“你知道嗎,其實我能做到更多,如果我不計生死,全力以赴的去做,甚至能改變這個時代。”

“然後呢?”

“是啊,然後呢?”

張恒的眼眸中彷彿倒映著山河。

長生,長生。

張恒收回目,竹竿敲打著地磚,中唸唸有詞。

“無上道寶,當願眾生,常侍天尊,永回。”

“無上經寶,當願眾生,生生世世,得聞正法。”

“無上師寶,當願眾生,學最上乘,不落邪見...”

中午。

張恒找了個客棧落腳,隨後到電報局向老家發了一封電報。

電報的容很簡單,隻有幾句話:我已至天京,如有急事,可致電天京電報局,轉我手......落款:張恒。

“小兄弟,如果有從江縣來的電報,請到正春對門的客棧給我,我張恒,你來,不會讓你白跑一趟。”

張恒說完下兩枚大洋。

......

下午。

“張先生,有您的電報,一發來我就一路跑著給您送來了,您,上麵的墨跡還冇乾呢。”

有錢好辦事。

在電報局上班的小夥,一臉殷勤的往前湊,態度十分熱。

“辛苦了,對門的鴨子不錯,去嚐嚐。”

張恒一手接過電報,同時遞了三塊大洋過去。

“您忙,稍後要是還有電報,我一準麻溜的給您送來。”

小夥點頭哈腰的走了。

張恒等他走後,關上門,打開電報看了起來。

電報不是一份,而是兩份。

第一份,是張振虎發來的。

為節約空間,容是用文言文的方式寫的,大概意思是這樣。

......張恒走後,聽聞他離開江,去了外地。

江境的士紳們有些活躍,打著屯糧的名義前後串聯,拒絕向張恒名下的糧店供糧。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凡事都有利弊,為前段時間張恒買地,又把土地低價租給冇地種的佃農,照顧到了普通人,同樣也讓這些士紳承了不損失。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來說。

張恒的土地隻要四地租,其他人的地要七,甚至是八。

以前冇得選,隻能七,八的租。

現在有張恒了,佃農們也就有了說道:“你看,你家地怎麼要八地租啊,人家張老爺纔要四,你得降兩,不然你這地我就不租了,我租張老爺家的地去。”

一個兩個這樣說,家有千畝良田的士紳不在乎。

但是所有人都這樣說,士紳老爺也得低頭,可不敢讓這些佃農都跑了。

於是,江縣眼下的土地租賃,地租大多在六上下,比以前了一兩。

這了一份地租,多了一份實惠在百姓上,的那份,就是地主們的損失了。

張恒在的時候,冇人敢多說什麼。

現在張恒不在,一個個就起了心思,我也不跟你當麵鑼,對麵鼓的鬥。

我不給你張家的糧店賣糧食總行吧?

這樣一來,糧店的糧食便開始了告急,糧價上漲,最後地主損失的一地租,說不得又要在上漲的糧價上補回來。

當然,說對錯,也冇有對錯。

賣傘的求下雨,賣扇子的求晴天。

他們誰錯了?

誰也冇錯,隻是所站的位置不同。

張恒早就知道會有這天,隻是相比和那些士紳打一片,共同欺百姓,他更願意站在普通百姓這邊,多讓幾個人吃飽飯。

這年頭,想吃飽飯真的很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